世界华人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 今天是:2018年01月23日

世华会新闻

 

佛山被碾女童小悦悦病情开始恶化

2011-10-19 15:16:53
 
据网友爆料,佛山被碾女童小悦悦病情开始恶化,心肺功能出现衰竭现象。
 

10月13日下午5时30分许,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一名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走在巷子里,被一辆面包车两次碾压,几分钟后又被一小型货柜车碾过。而七分钟内在女童身边经过的十八个路人,竟然对此不闻不问。最后,一位捡垃圾的阿姨把小悦悦抱到路边并找到她的妈妈。17日,某报记者在五金城内多处寻访,试图找到这18名路人。让人意外的是,被旁人指认出来的"路人",多数矢口否认亲历了事件。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上午11点通报,遭两次碾轧的女童小悦悦病情从昨晚开始出现恶化,医生目前正在进行全力抢救。据新浪拍客@小美人拍 现场了解,小悦悦目前心肺功能出现衰竭现象,情况不稳定,医生正在严密监控。

18路人的冷漠是旁观者效应作祟

随着事件的揭开,舆论一面蜂拥而至地把这位捡垃圾阿姨奉上道德的高地,一面一拥而上地把这18名路人踩在道德的脚底。可是,这些路人就真的比碾压两次的罪犯更罪恶,比贪财贪色的贪官更暴敛,比男盗女娼更令人不齿吗?

社会心理学中有一种现象叫做“旁观者效应”,指在紧急情况是由于有他人在场而没有对受害者提供帮助的情况,救助行为出现的可能与在场旁观人数成反比,即旁观人数越多,救助行为出现的可能性就越小。这项研究源于1964年3月,在纽约昆士镇的克尤公园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一位叫做吉娣·格罗维斯的酒吧经理,早上3点在回家途中被人刺死,这次谋杀共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她反复尖叫,大声呼救,有38个人从公寓窗口听见和看到她被刺的情形。没有人下来保护她,她躺在地上流血也没有人帮她,甚至都没有给警察打电话。

仔细想想,佛山事件不正是典型的旁观者效应么?一方面,在紧急情况下,当有他人在场时,见死不救产生的罪恶,罪恶感、羞耻感,责任会扩散到其他人身上,个体责任会相对减少,因此容易造成等待别人去帮助或互相推诿的情况。另一方面,为了救人就必须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停下来,而救人毕竟是一件没有预料到的、超出常规的行为,而其他人的在场会让人比较冷静,观察一下其他人的反应。第三,许云鹤、彭宇案让大家有救人之心无救人之胆,即使有人真能克服旁观者效应,也在法律上也担不起这说不清白的"学习雷锋好榜样"。

冷漠是吾国与吾民千年文化的产品

其实冷漠并不是仅这18名路人有之,是不是每一个乞儿我们都给予了施舍?是不是每一口痰我们都吐进了垃圾桶?面对乞儿许多人躲闪着,走着清洁工打扫的马路许多人的痰说吐就吐,丝毫不尊重别人的辛苦,这不是冷漠又是什么呢?

中国人的冷漠眼神举世闻名,在很大程度上这要归咎于中国的文化和中国人的自我约束。常常听到一个词,说谁谁谁"学乖了",这个"乖"字里面就包含着不招惹是非、少管闲事,用摩登一点的话说,就是冷漠了。而可笑的是,这恰恰是判断一个人是否老练的重要标准。其实"不扶老人"和"不救孩子"的实质是一样的,因为都是挽救生命,因为 都有可能背上不明不白的祸患。许云鹤管了扶老人的"闲事儿",于是他被葫芦官判了葫芦案;彭宇也招惹了"扶老人"的事,于是他也付出了代价;前车之鉴在这里,试问谁人不冷漠,谁人敢热心?

冷漠不是罪还需社群社会的来降服

冷漠很难说是一种罪,也并不是一种道德评判,充其量只是一种社会态度,人们因为得不到法律保护而把它当作必需。冷漠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表现,如同乌龟进化出龟壳。但冷漠很可怕,如果有人去救一把,或许小悦悦就可以免于二次碾压;如果能早一分钟被送往医院,可能生命就能更完好一些。

人人冷漠,必将冻煞人人。

谁都难免遇到突发状况,如果都不管他人瓦上霜,自己门前雪也终有压塌房梁的一天。一些国家针对看到他人陷入困境而不施救的行为,专门设定了“见死不救罪”。德国刑法典在危害公共安全罪一节中就有明确规定:困境发生时,行为人在有能力救助,同时对自己无重大危险又不违反其他重要义务的情况下,不进行施救的,处一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

但是,见死不救罪遇上旁观者效应也难免沦为一道罗生门。什么程度叫做见死不救?多大范围内的人被算作见死不救?法律裁决的衡量标准本身就很难划定,更别谈实施的难度了。所以说,建立起社群社会,让人人都在一个社会群体中,当一个人遇见突发状况的时候,特定的人自觉承担帮助的义务。打个简单的比方,就像小学时候的互助小组一样,当每个人都在一定的社会群体范围内时,就没有人会被社会的冷漠抛弃。
 
                                                                                                                                                  编辑:田晶    综合报道
世界华人网 © 2001-2009 wuca.net 京ICP备11049083号 世界华人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唯一指定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