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华人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 今天是:2018年01月21日

世华会新闻

 

张大千弟子方召麐:90年代一张画换香港一套

2014-06-10 11:07:18

  1953年拜师艺坛泰斗张大千

  1970年在美国张大千家中随侍聆教一整年

  方召麐,是中国最早一批进行现代水墨实验和国画改造的艺术大师,也是香港紫荆奖章的获得者。中国美术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个人画展,也是她的画展。 黎放

  英国王妃戴安娜和查尔斯王子大婚时,伦敦大学送出的礼物就是她的《磐石图》。

  她的作品被李嘉诚、霍英东等香港上流社会人士竞相收藏,在上世纪90年代,她的一张画可以换香港一套房。在香港的街上,很多人都会尊敬地前去问声:“方先生,你好啊。”

  人们却不知道,这一切荣耀风光的背后,是一个女人怎样的故事。

  1

  1914年,出生于无锡世家的方召麐,是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父亲方寿颐是无锡最早一批工商实业家,开办纱厂,占地数十亩,有千名工人,给她起名“召麟”,希望召来男弟。后方召麐自作主张将“麟”改为“麐”,意为母麒麟。

  小召麐4岁开蒙,研读经史子集,自学碑帖,6岁跟随家庭教师学英语和西方文化。13岁迎来人生重要的转折——跟随国画大师钱松喦学习中国书画。1925年,父亲带着一家四口为躲避战火乘船逃难。方召麐亲眼看着父亲身中流弹,顷刻之间停止了呼吸。

  母亲王淑英坚强开明,坚持供两个女儿上学。方召麐先后在无锡、青岛和上海读完了高中和大学。彼时五四运动余温未消,中国女性扔掉裹脚布,尝试走出闺阁,探索独立,方召麐想去看看更大的世界。

  2

  23岁,方召麟留学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学习欧洲近代史。在校园,她结识了抗日名将方振武将军的长子方心诰,这成了她后来的丈夫。二战爆发,他们不得不离开英国,经挪威、纽约,返回上海,再到香港。每个孩子都取了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在天津生的叫“津生”;桂林生下的,叫“林生”;安宁时期生下的双胞胎,叫“安生”和“宁生”。

  3

  1948年,终于在香港安顿下来,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场医疗事故,夺走了丈夫的生命,留下8个幼龄子女,其中最小的津生只有2岁。

  现在只留下她一个人面对生活。

  4

  一场大病之后,方召麐忍着伤痛,挑起照顾家庭的重担。她咬牙向婆婆保证,“很快,我的画就可以卖钱。”拜师赵少昂只一年,师徒俩的作品就一同在日本展出。她成为战后第一个在日本开展览的女画家。

  1953年,她又拜师艺坛泰斗张大千, 落款时,她将自己的名字写成“梁溪方召麐”。梁溪,是无锡的旧称。

  40岁时,方召麐的人生已经平静,但她却做出了让所有人不理解的决定:离开香港再去伦敦,边学习边画画。40岁了还出去留学,不仅在当时看来惊世骇俗,即便在今天也需要勇气。

  1956年,方召麐再次留学伦敦,进入牛津大学,学习楚辞。但没有了香港的藏家买画,没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方召麟只能以奖学金和画贺年卡片为生。所带的一个孩子方曼生放学后,还要提着水桶到街上擦车赚钱,贴补家用。

  日子稍微宽松一些,她陆续将其余的孩子接来伦敦,安排进入寄宿学校就读。

  第二年,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就为她办了个人画展,一炮而红。之后,她的展览开遍世界各地,从德国慕尼黑,到美国纽约,从加拿大到新加坡。但方召麐并不满意。这个时期的作品,还是赵少昂和张大千两位老师的影响居多,她要努力找自己。

  1960年代,她随张大千在西方游历,认识了许多当时的名画家和收藏家,如赵无极、潘玉良、丁雄泉、方君璧、王季千。

  5

  1970年,她飞去美国,在美国西海岸张大千的家中,随侍聆教一整年。张大千给了她很重要的点拨——“拙”与“生”的美学风格选择。

  她在伦敦画室独自居住,创造出全新风格的大写意山水作品,被国学大师饶宗颐称为“挟风雨以振雷霆”,震惊画坛。张大千对此非常欣慰,亲笔题写一副对联称赞她的作品境界:二三星斗胸前落,十万峰峦脚底青。

  6

  生命的第六个十年,她迎来了人生真正的巅峰,迎来了艺术生命的真正成熟。

  她荣膺香港紫荆奖章,作品被印在地铁票上,香港人人都见过她的梅花图。

  池田大作为她写下四百行长诗,称她为“画伯”。

  东京富士美术馆为她制作电视片,称她为“中国画的巨匠”。

  7

  她的作品被大英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竞相收藏。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政府出面请她书写香港回归纪念碑,立在黄帝陵内。

  1998年,方召麐在中国美术馆办个展,上下两层500多幅作品,盛况空前。在画展休息室,著名书法家启功见到了方召麐,方召麐称呼启功为老大哥,启功则向她伸出了大拇指说,你是真正的大丈夫!

  8

  她说,艺术家不能太有钱。

  如今,人们面对她留下来的数万张作品,清点、整理和存档都要耗费巨大的时间精力,对于物质,方召麐总能保持“得之怡然、失之淡然”的态度。

  90岁后,方召麐又试图创造新风格,作品由雄浑变为清淡,返璞归真,干净如天堂一般。92岁,她心脏病突发入院治疗,经抢救后苏醒。她认为自己没事儿了,于是让子女们都回家。

  过了一会儿,常年服侍她的老佣人尤利问她,您感觉怎么样?

  方召麐说:“OK。”说完停止了心跳,她肯定是笑着去了天堂。
 
                                                                                                                                     编辑:田晶   
世界华人网 © 2001-2009 wuca.net 京ICP备11049083号 世界华人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唯一指定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