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华人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 今天是:2018年11月16日

世华会新闻

 

春蚕吐丝爱国情: 李惠英

2004-07-28 15:00:45

      在美国的华人华侨中,李惠英这个名字常常和“中国的和平统一”事业连在一起,似乎哪里有“反独促统”,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和声音。尤其是1999年她身患肺癌以后,身体越来越瘦弱,咳嗽越来越严重,可是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毅,活动越加频繁。她,就像“春蚕吐丝”,要把毕生的心血和精力全部奉献给给予她生命的母亲———中国。我问她,究竟是什么力量在支持着她,难道就因为她血管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
    
    “不仅仅是这样”。她告诉我,影响她一生的至少有两个人。一个是毛主席;一个是她的母亲。
    
    出生在湖南湘潭的李惠英,1947年移居香港。1955年才有机会随丈夫、香港著名西医马禄臣先生应邀到广州参加苏联工业展览会而第一次返回内地。不过,当时的香港,把共产党说得一无是处,非常恐怖,以至马先生出发前还写下遗嘱,以防不测。可是当他们到达广州时,受到隆重热情接待,还被邀请到当时的广东省副省长陈汝棠家中做客。她所见到的共产党干部勤劳简朴,没有特殊化和等级观念;见到市场丰富,市民友善,与她1947年离开内地时的惨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与香港媒体的报道反差太大,她觉得自己被香港舆论所愚弄,广大的香港人民被欺骗。年轻正直的她,还没来得及回香港就拿起笔,她要写,要把自己看到的真实情况转达给香港读者。她连珠炮似的文章,用事实戳穿了谎言,在香港引起很大震撼。
    
    内地的美好印象吸引着她,次年,她率港澳40位妇女到内地参观访问,让更多的人了解内地,并应邀列席“全国工商界家属及女工商业者代表大会”。4月20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亲切接见了她。毛主席用湖南话对这位小老乡说,你的文章写得很好。李惠英很惊讶,“没想到主席这么忙连我这样的文章也看,还那样夸奖我。其实我明白,只是那个时候在香港少有人像我那样敢于说实话真话罢了”。毛主席还真这么补了一句,你可要老老实实地写喔。接着毛主席问她,还准备去哪里。她告诉主席要从南向北,一直走到东北。毛主席说,你要多走多看,要多接近老百姓。眼看为真,耳听不一定为实。多少年过去了,这几句话李惠英一直铭刻在心。“我一辈子都在写,一辈子都在写我见到的东西。虽然我也是个新闻工作者,但没见到的东西,我从来不乱写。我写的都是事实,我不会撒谎。”
    
    也是那年,在内地她第一次回到母亲身边。母亲告诉她新中国来之不易,要好好爱国。她说自己是个基督徒,心里很矛盾。母亲说她也是基督徒,但这并不影响爱国。还教她“用宗教的热忱来爱祖国,要谦卑忍耐,牺牲博爱,对祖国只求奉献,不求回报”。
    
    毛主席的教诲,母亲的一席话,加上她在内地54天的所见所闻,她感到有了新使命,觉得自己已不再属于自己。“当返港的火车驶入中英交界处的那一刻,我恨不得爬上车顶,掏出心肝,甩进祖国大地”。李惠英回想起这段情景,依然控制不住热泪。从那以后,出身于书香世家、毕业于燕京大学的她,把对祖国的感情全部融化在字里行间,《难忘旅程》等书籍、文章的出版刊出,使她成为海外女作家报道新中国实况的第一人。
    
    丈夫马医生去世后,她送女儿去英国求学,自己于1968年移居美国。当时美中无邦交,她发现许多美国人不仅根本不了解中国,且误解很深。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在美国人中介绍中国,促进了解。没有语言障碍、有口才天赋的她,很快进入了美国妇女运动组织。她向“女权运动者”们大讲新中国妇女“半边天”的故事,使她们对新中国妇女羡慕不已。1975年她还在墨西哥世界妇女大会上,与美国女权运动之母缇?费尔达同台对话,向与会的代表介绍了新中国妇女的状况。为让更多的美国人了解中国实情,她不仅到处演讲,写文章,还力争通过电台、电视介绍。
    
    她的介绍引起许多人的兴趣,从东岸发展到了西岸。1976年,她应南加州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之邀,到洛杉矶演讲,并成为该中心研究员。该中心主任、美中人民友好协会发起人之一的陶慕廉自小喜欢中国,年轻时的他曾因反对美国政府支持蒋介石打共产党而被吊销护照。他还热心照顾病中的海伦?斯诺(《西行漫记》作者埃德加?斯诺原配夫人)以及倾心为她整理编辑书稿,尤其是他为海伦书籍写的序让李惠英读得泪流满面。他们在共同的追求和事业中结合。同碧眼金发的丈夫一起,李惠英能够更方便地在美国主流社会中介绍中国。他们还多次带领南加州大学学生到中国交流、学习。26年来,她作为南加州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在各地学校、社区等许多场所不知发表过多少次介绍中国的演讲。她所在的社区教堂,由于她的解说,教徒们得知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后,主动在教堂里挂起了五星红旗。但她并不满足,去年在纪念尼克松访华30周年之际,把自己多年来省吃俭用积蓄的15万美元捐献给南加州大学东亚研究中心,建立“李惠英论坛”,她要用论坛形式,通过对话、研讨会和发表文章等更多地促进美中之间的相互了解。
    
    多年来的经历和经验使李惠英悟出一个道理:“要消除隔阂,化解矛盾,首先必须促进民间的相互了解,实现中国的统一大业更离不开两岸交流。”她说当初她刚到洛杉矶,发现西海岸华人不少,但以来自台湾的为多。他们对新中国不仅缺乏了解,甚至敌对。于是她先后创办了“中国问题研究社”、“海峡两岸交流会”和“海峡两岸关系研讨会”,自己出任会长并负责资金。她的活动一向不收会费,也不接受任何捐款。她用频繁的活动,争取华人对中国和平统一的支持。美洲中华会馆过去以“反共”闻名,由于李惠英做了大量工作,该会馆美洲各地中华公所联谊会秘书长黄金泉应她之邀出席了去年在芝加哥召开的“全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联合会”成立大会,并担任荣誉会长。
    
    为早日实现中国的和平统一,李惠英穿梭于两岸。1995年“海基会”和“海协会”会谈因李登辉访美而中断,她深感忧虑,赶忙到台北和北京分别拜会焦仁和和唐树备,要求双方尽快复谈。奔波中,她摔断了三根肋骨。1999年7月,她病重卧床,但当听到李登辉抛出了“两国论”,立即硬挺着从病床上爬起来,召开紧急“谴责”大会,并撰文痛批。
    
    我的采访在李大姐剧烈的咳嗽声中结束。而她喝了一口水,又要准备出去:“我们正在为援助中国抗非典而募捐……”
世界华人网 © 2001-2009 wuca.net 京ICP备11049083号 世界华人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唯一指定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