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华人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 今天是:2018年12月17日

世华会新闻

 

劳伦斯:一个无法定义的洛克菲勒

2004-08-12 18:41:02


  洛克菲勒家族开创者老约翰·洛克菲勒的三孙子劳伦斯·洛克菲勒于7月10日早上寿终正寝,享年94岁。与他的祖父老约翰·洛克菲勒一样,劳伦斯·洛克菲勒也是一位亿万富翁、天然资源的保护管理论者以及美国风险资本领域的开创及领导人物。

  据他的发言人透露,洛克菲勒死于肺部的纤维症。发言人还透露,洛克菲勒的健康状况在过去几个月每况愈下,但他上周三去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办公室工作时,还和公司员工开玩笑说自己只干半天活。

  70年前,劳伦斯·洛克菲勒在华尔街开始了自己职业生涯,他成为现代风险投资的开拓者,也把从洛克菲勒家族继承来的财富成功翻了数倍。在他坐上纽约证券交易所席位后的数十年中,他经常用他与生俱来的商业本能作出下一个重要决定。他不满足于单纯赚更多钱,而是希望能让金钱生产出具有长久意义的东西。

  上世纪30年代后期,他资助一战飞行员埃迪·瑞肯贝克成立了东方航空公司,并在很多年担任这家航空公司的最大股东。通过个人及家族关系,洛克菲勒投资启动了数百个项目,从最初的航空、电子到后来扩展到计算机(英特尔和苹果)和生物科技。而他继承的土地,从怀俄明州到弗吉尼亚岛,多达数千英亩。

  劳伦斯不像他的哥哥纳尔逊那样热爱社交活动,后者曾经担任四任纽约州州长以及福特政府的副总统。和曾担任阿肯色州州长的弟弟温斯罗普相比,劳伦斯也显得更加保守和私密化。作为普林斯顿大学的哲学系毕业生,长期以来他一直纠结于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样能最有效和最令人满意地把自己的巨额财富运用到自己生长的土地。

  在这个过程中,他规划了自己迥异于大哥小小约翰·洛克菲勒和最年幼的、颇有学者气质的弟弟大卫·洛克菲勒的人生,小小约翰一生致力于维持祖父和父亲建立的慈善事业,而大卫管理Chase银行,一直专注于国际金融及政治事务。

  大卫·洛克菲勒是老洛克菲勒目前惟一健在的孙子,7月11日他在谈到自己三哥的时候说:“他的灵感和智慧值得家族的每一个人学习,他一直是我的榜样。”

  简单生活

  在他1997年的自传《劳伦斯·洛克菲勒:保护的催化剂》中,作者Robin Winks说,有关洛克菲勒家族的书超过200本,有态度友好的,也有的不太友好,但你会发现有一个洛克菲勒很少出现在其中,这就是劳伦斯,他只偶尔出现在书中的一两页,似乎被那些总在寻找丑闻和报纸头条的作者遗忘,也可能他们的兴趣在于政治、高级金融或国际事务。

  “结果就是,大部分书都忽略了一点,洛克菲勒家族在继承祖父和父亲的传统方面,已经转移或动摇了其最长远的目标,那就是国家自然遗产和伟大历史景观的保护。”

  为了建立和扩大怀俄明州、夏威夷等地的国家公园,劳伦斯不仅花了大量的钱,还充分运用自己的关系、声望以及谈判技巧。在他的家乡纽约州,他也不遗余力地帮助设立公共绿地和市区开放式空地。

  劳伦斯先后在美国12个联邦、州和地方政府的环保委员会工作,并为艾森豪威尔以来的历任总统提供荒地保护和生态方面的建议。他创建了美国保护联盟,也为其他的环境保护组织提供支持。

  1991年,他被授予国会金质奖章,被时任总统乔治·布什誉为“隐藏的民族瑰宝”,劳伦斯在受奖仪式上表示,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在美国创立保护规范”更重要的事了,同时严厉警告政治家们应该为保护国家的土地、水和空气做更多事情。

  他对自然和保护的兴趣也延伸到商业投资领域。作为Rock Resorts的创始人,他把从加勒比到杰克逊洞(Jackson Hole)的酒店设计和建造成纯天然的样子,并一直强调亲近自然,这些1955年至1969年期间建造的酒店以环境为主要诉求,对自那以后广为人知的所谓生态旅游的兴起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劳伦斯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充满焦虑和复杂的时代,作为自然力量的忠诚信徒,劳伦斯显示出一种非同寻常的大胆甚至放肆,他1976年在美国《读者文摘》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名为“更简单生活法则”。

  劳伦斯本人拥有波那尔和根玆伯罗的名画,大量房产,一架私人飞机,数辆豪华轿车Bentley,以及一艘时速65码的游艇,但他在文中引用自己的家族名言说“浪费总是可耻的”。

  他在文章中写道:“那种认为我们拥有无限的物质、人力和精神资源因而可以大手大脚使用的观念显然是错误的。就个人而言,人们逐渐发现一种更为简单的生活方式能比无节制的购买提供更大的满意度,事实上,砍柴和健身锻炼一样能使人精神放松。”

  热爱自然

  劳伦斯对荒原和环境保护的热衷是有迹可寻的,童年时的他就喜欢骑马穿过那些未开发的地区,他还是一个狂热的摄影爱好者,总不放弃搜寻新的风景。

  年轻时,他曾经去西部的国家公园旅游。在黄石,他和公园负责人Horace M.Albright相遇并结下终生的友谊,后者不仅成为美国保护运动的主要推动者,也是公认的劳伦斯两位挚友之一。

  劳伦斯的另一位挚友是Fairfield Osborn,他年纪轻轻就从华尔街退休,执掌纽约动物协会,在《我们被掠夺的星球》一书中他警告人们重视生态威胁。劳伦斯亲切地称他为抵制环境破坏的“一头流氓象”,并在1972年的一篇文章中称Osborn是自己“最难忘的人”。

  在劳伦斯成年之前,洛克菲勒家族已经把公园包括在他们的慈善项目中。1919年,约翰·洛克菲勒用他缅因州的土地建立了密西西比河东岸第一个国家公园,10年后,他又在怀俄明州建立了规模更大的大堤顿国家公园。只是和洛克菲勒家族在教育、种族关系、宗教和科学领域更广为人知的投入相比,这方面似乎略显逊色了些。

  劳伦斯很早便清醒地意识到他这一代人的慈善事业,需要比祖父和父亲他们的折中方案更具专业性。他在1966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说:“他(祖父)发球了,现在轮到其他人让这个球动起来。我们不仅要用脑,更要用心,不仅要理解这些慈善项目,更要有深刻的个人责任感。”

  财富与责任

  劳伦斯·洛克菲勒出生于1910年5月26日,当时他的祖母劳拉·赛丽丝提娅·洛克菲勒(Laura Celestia Spelman Rockefeller,大家都叫她赛提)的身体每况愈下,为了表示对她的尊敬,劳伦斯·洛克菲勒的名字里不同寻常的出现了两个a,随着洛克菲勒年岁的增长,他越来越变得比其他家庭成员更像祖父了,除了相同的用钱习惯,劳伦斯也有约翰洛克菲勒经常在照片里显示的那种严峻表情。

  根据家族记录,劳伦斯对有利可图的交易有种自然的天赋,这一点也和祖父极为相似。他们祖孙三代一起住在纽约那所名为Kykuit大宅子里。

  正如大家所说的那样,他有着不同寻常的童年时代。小时候,劳伦斯干过打杂工,他后来称呼自己是个摆弄小玩艺的人,甚至动手造了一辆牵引在一辆小摩托后面的木制车经常骑着。他和比自己大两岁的纳尔逊很要好,彼此用各自喜欢的名字称呼对方,比如称呼纳尔逊叫迪克,称呼劳伦斯叫比尔。他们一起养兔子,然后卖给科学试验室。和兄弟们一起,他们也做一些像洗鞋之类的杂活赚钱。像拍苍蝇这样的差事的报酬是每一百只苍蝇10美分。

  他们就读的林肯学校位于莫宁赛德山上,这是一个具有试验性传统的进步学校,由推崇动手学习方法的约翰·德威创立。学校鼓励劳伦斯对摄影、旅游和探险等活动的兴趣,而对语法拼写的要求并不很看重。劳伦斯和兄弟们经常穿着溜冰鞋去上学,只是会有一辆汽车跟在后面,准备在他们摔伤的时候随时载上他们。

  劳伦斯五兄弟和姐姐埃比无疑生长在全美最富裕的家庭里,然而节俭一直是他们成长过程中的一部分内容。父亲小约翰·洛克菲勒会定期检查孩子们记录各自开销的账本,如果孩子们能做到21岁之前不抽烟,还能得到2500美元的奖励。

  在建Kykuit的时候,洛克菲勒家族更愿意在院子而不是房子本身上花钱,房子里既没有球房也没有酒吧,因为老洛克菲勒讨厌跳舞和饮酒。而尽管劳伦斯养尊处优,他也接受了禁欲和节俭的价值观,这主要源于家族信仰浸信会。

  1929年进入普林斯顿大学后,劳伦斯开始挑战一些宗教信仰,他说自己总感觉像一只手拿着圣经在活着。为了验证这些信仰或理性是否是辨别和获取美好事物的最佳方式,他主修了哲学。

  他参加普林斯顿开设的所有哲学课程,在给父亲的信里写道:“我现在发觉,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和追求,远比鉴赏最好的音乐和艺术作品需要更多的学习和天赋。”

  商业诀窍

  从普林斯顿毕业后,劳伦斯进入哈佛法学院,但两年后,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想成为一名律师。1934年,他娶了哥哥纳尔逊大学室友的妹妹玛丽·法兰克为妻,她是北太平洋铁路公司总裁Frederick Billings的孙女。他们养育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8个孙女以及12个重孙。

  就在结婚前后,劳伦斯开始进入商界,1937年老洛克菲勒去世,他继承了祖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职位。

  但是他没有继续选择投资蓝筹股,而是开始投资一些新兴的业务。第一次尝试还是在他和新娘装修新家的时候,一名芬兰家具设计师Al鄄varAalto向他们展示了一些曲线木制家具的图片。劳伦斯订购了很多,直觉让他相信AlvarAalto的作品能吸引更多寻求现代化设计并有支付能力的买家。为此他不顾专家们的反对,在纽约53号大街上开了一家专门销售芬兰家具的门店。

  第二次试水的效果更为显著。劳伦斯结识了一战期间在欧洲取得多次胜利的空军上尉埃迪·瑞肯贝克,他不仅学会了驾驶飞机,还发现上尉关于即将兴起的商业飞行的描述很有说服力,经过慎重考虑,劳伦斯成为了东方航空公司的大股东,十年后,这家公司成为二战后盈利最多的航空公司。

  二战期间劳伦斯曾在海军补给部门服役。这之后,他又继续寻找新兴的投资机会。1959年,《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报道说:劳伦斯不打算放弃他已有20年经验的,把自己资产作为“风险资金”投资新兴企业的政策。其中风险资金加上了引号,表明这在当时还是个新的术语。

  报道还说,战争结束后,劳伦斯投资了大约875万美元在20余家公司,到1958年末,这些投资的价值已经超过2800万美元。

  在劳伦斯马不停蹄寻找新兴投资机会的时候,他的兄弟姐妹们则不时参与一些特别投资计划。1969年,他发起成立Venrock Associates,把这些投资活动正规化,Venrock Associates是一家投资公司,由洛克菲勒家族和与家族保持长期合作关系的一些机构共同出资组成,包括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洛克菲勒大学等。

  到1996年,Venrock已经资助了多达221个新兴企业,他们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业绩。早期,劳伦斯专注于航空业,此后他进入了电子、计算机和生物科技等领域,如今广为人知并获极高评价的英特尔和苹果公司,在发展初期也得到洛克菲勒提供的资金支持。

  当然,通过这些投资,他的个人财富也增长了数倍。

  环境保护

  尽管劳伦斯从不缺乏追求商业成功的激情,但他也希望能同时保护那些自然奇观,亲近自然总能唤起他内心最大的热情。1939年,他被任命为Palisades Interstate公园委员会的委员;1942年,他首次捐赠土地建成了如今的Tallman Mountain国家公园;1949年,他把父亲在Jackson Hole积累下来的3万英亩土地捐献给了联邦政府。他还用5年时间建造了三间旅馆,让光临Grand Teton国家公园的游客们能有更舒适的住宿条件。1960年,他成为Robert Moses公园纽约州协会的副主席。

  1952年,他和妻子去加勒比海旅游时碰巧进入Caneel海湾,这里种满鸡蛋花、和各种野树,是弗吉尼亚群岛附近最小和荒无人烟的海湾。在接下去的4年里,他买下这里5万英亩的土地并把它移交给国家公园服务处作为弗吉尼亚国家公园。

  1958年到1962年,他被委任为美国户外娱乐管理委员会主席,研究国家的娱乐休闲需求。期间他提出了很多关于新公园设计和老公园扩展的建议,特别是在约翰逊任总统期间。

  作为五兄弟中的老三,劳伦斯·洛克菲勒长期充当调解人的角色。大卫-洛克菲勒在他的回忆录里描述了劳伦斯怎样努力缓和大卫和纳尔逊之间的矛盾,他们在谁该成为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主席和如何处置波肯提克山庄家族产业两个问题上一直争论不休。在公共政策的纠纷里,劳伦斯·洛克菲勒也经常充当调解人。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总统约翰逊请劳伦斯·洛克菲勒重新推动一项长期被搁置的加利福尼亚红木国家公园计划,该计划首次被提出是在1917年。Sierra俱乐部领导下的自然主义者认为,计划中的公园应该包括巨木所在的尽可能大的区域,而木材公司和一些政客则希望公园覆盖的范围越小越好。

  洛克菲勒提出一个折衷方案。取代Sierra俱乐部提出的77000英亩面积,国家公园于1968年建成,总面积为58000英亩。它是这一系统历史上最昂贵的公园,光是土地上就花了15亿美元,还需要数百万美元用于安置伐木工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越来越达成共识:如果没有洛克菲勒的当初和解方案,可能就不会有这个公园的存在了。

  洛克菲勒在Caneel海湾投资的第一家洛克度假中心1956年开始营业,这也是为了检验他的理想:可以在商业利益和环境保护中取得一个平衡。他在度假中心规定,客人们可以游泳、打斯诺克、睡觉,吃得好但是并不奢侈,自然地散步,但是没有电话、空调,也没有小费。

  此后他在建造和运营其他一些度假中心的时候放宽了其中的一些限制,其中包括Puerto Rico的Dorado海滩酒店、英国Virgin群岛的Little Dix Bay和夏威夷的Mauna Kea海滩酒店。1985年他从洛克度假中心抽身而出,遵循自己在创立Venrock时的投资信条:在最初的时候进入,和企业一起成长直到它成熟,然后退出转到别的方向。

  洛克菲勒财团概况

  美国十大财团之一。是以洛克菲勒家族的石油垄断为基础,通过不断控制金融机构,把势力范围伸向国民经济各部门的美国最大的垄断集团。创始人约翰·洛克菲勒以石油起家,1863年在克利夫兰开办炼油厂,1870年以该厂为基础,扩大组成俄亥俄标淮(原译美字)石油公司,又很快垄断了美国的石油工业,并以其获得的巨额利润,投资于金融业和制造业,经济实力发展迅猛。资产总额在1935年仅66亿美元,至1960年增至826亿美元,25年中增长了11.5倍。其后又继续获得巨大发展,1974年资产总额增达3305亿美元,超过了摩根财团,跃居美国十大财团的首位。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有16家,其中有8家属于洛克菲勒财团。

  洛克菲勒财团是以银行资本控制工业资本的典型。它拥有一个庞大的金融网,以大通曼哈顿银行为核心,下有纽约化学银行、都会人寿保险公司以及公平人寿保险公司等百余家金融机构。通过这些金融机构,直接或间接控制了许多工矿企业,在冶金、化学、橡胶、汽车、食品、航空运输、电信事业等各个经济部门以及军火工业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它控制下的军火公司有: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马丁·马里埃塔公司(与梅隆财团共同控制)、斯佩里·兰德公司和威斯汀豪斯电气公司(与梅隆财团共同控制)等。洛克菲勒财团还单独或与其他财团共同控制着联合航空公司、泛美航空公司、美国航空公司、环球航空公司和东方航空公司等5家美国最大的航空公司。

  1973年能源危机以后,石油输出国组织国家同美国垄断资本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给洛克菲勒财团以沉重打击。该财团采取各种措施挽回这种不利的局面。首先参与美国国内石油的开发,争取国内沿海地区近海油田的租赁权,1976年获得阿拉斯加和大西洋沿岸中部的石油租赁地130万英亩。又与英荷壳牌石油公司共同开发英国北海油田。它还渗入能源工业的其他有关部门。此外,还大力向石油化学工业发展。

  洛克菲勒财团不但在经济领域里占统治地位,在政府中也安插了一大批代理人,左右着美国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它还通过洛克菲勒基金会、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等组织,向教育、科学、卫生以至艺术和社会生活各方面渗透,以扩大其影响。

  但是洛克菲勒财团上世纪80年代以来,经济实力日益衰退,地位也随之下降,已为摩根财团所超过。主要是因为美国财团互相渗透,洛克菲勒财团所属的大企业如埃克森公司等和大银行如大通曼哈顿银行等,都已受到别的财团的渗透而成为共同控制的企业。

世界华人网 © 2001-2009 wuca.net 京ICP备11049083号 世界华人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唯一指定官方网站